“村官”竟是黑老大 作案50余起涉嫌9项罪名

2019-03-11 04:27

  “先富农民”、村民委员会主任、连续两届市人大代表,而在这些光环背后,他还有一个隐藏的名称:黑老大。

  黑老大名叫徐征勇,永康市西城街道溪边村村民委员会原主任,连续两届市人大代表。

  徐征勇究竟是靠什么发迹的?记者经调查发现, 钱是其发迹史上不可或缺的主要“功臣”。

  2002年5月,溪边村出现了一张题为“徐金刚公开承诺”的大红纸:“我弟徐征勇,年方30,身体好,有闯劲,参加本届村委会主任竞选。如果我弟当选,我捐资10万元建设村公益事业。请大家投徐征勇一票。”

  在随后的选举中,此前一直在新疆做防盗门代理商的徐征勇,竟然以641票当选新一届村委会主任。全村907名选民,“许多村民包括他的亲戚都认为,徐征勇的当选跟徐金刚的捐资有一定的关系。”

  当上了村委会主任,使徐征勇一下子有了与众不同的“光环”。但显然,这还远远满足不了他的“胃口”。

  2003年,永康市人代会换届选举,徐征勇、徐金刚(另案处理)送给一些选区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每人5条大红鹰香烟,并承诺当选后给每位选民发烟。两人成功当选后,果然买了30多万元的香烟发放。

  2007年,永康市人代会换届选举,徐征勇故伎重施,成功连任。付出的“代价”是,一张选票发一张煤气票,共花了20万元。送给一些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的,则是每人5条中华香烟等。

  花了那么多钱“镀金”的徐征勇,私底下早已开始网罗一大批社会闲散人员,逐渐形成以陈歇、吕继武、徐升等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成员中,有的打架斗殴,为所欲为;有的诈骗钱财,开设赌场,有组织地大肆攫取非法利益。

  钻石年代娱乐城转让事件,就是其中的典型一例。该娱乐城是由丽水人刘某、韦某等人,于2006年初在永康市中心开设的豪华娱乐会所。见“钻石”眼红的徐征勇,带领或指使数十名打手,多次到娱乐城故意找碴闹事,对服务员进行任意殴打、强行灌酒等,以收取保护费。

  2007年春节前,徐征勇等得知刘某等人因“钻石年代”无法正常经营而准备转让,立即找到刘某、韦某等要求转让。后者考虑到徐征勇等人在社会上的不良名声与信用,3月4日特地跑到杭州签协议,将娱乐城以4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他人。

  当晚,徐征勇得知此事后,立刻派人到杭州,企图阻止转让,因故未果。次日,徐征勇等人就来到韦某在永康的一家咖啡厅,对韦某夫妻拳打脚踢,并非法拘禁。此后,徐征勇又纠集数十人威胁刘某等股东,逼迫这些股东同意将“钻石年代”以37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他,还不得不承担违约赔偿金20万元。

  从此,徐征勇涉黑团伙又多了一条重要纳金渠道,“钻石年代”也成了一个经常被介绍、纵容贩毒和容留他人吸毒的场所。

  2006年3月,因多次追求一名演艺厅女子遭到拒绝,就叫人去打,最后逼得该女子姐妹俩逃离永康;2007年4月,因嫌房屋装潢质量不好,就把油漆工叶某暴打一顿;2007年夏,“钻石年代”有一名女服务员要跳槽,竟叫人当众殴打她……

  开设赌场的,正是徐征勇及其同伙。从2003年上半年起,该团伙到处开设赌场,甚至在2005年还跑到新疆开赌场,每次开赌场都是1个月以上,徐征勇最多一次抽头渔利70万元。

  开赌场只是表面,引“大鱼”上钩才是其线年开始,利用监控设备看牌、振动器提示等方式,徐征勇本人就直接参与诈骗近700万元,其中胡某一人就先后3次共被骗走425万元。

  徐征勇涉黑团伙的恶行,早已引发当地群众的极为不满,一封封举报信寄往各级公安机关,最后成为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督办案件,直接导致其覆灭。

  然而,一些知情人士也不无忧心地说,徐征勇涉黑团伙的覆灭,不应该就此完结,其中有很多值得警惕的问题和值得总结的教训。

  徐征勇的嚣张气焰早有显露,甚至先后两次公然贿选,为何迟迟没有受到惩处?2003年,徐征勇和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徐金记(另案处理)一起,非法占用基本农田7万多平方米。这样的班子,竟然在次年被评为当地的“农村十佳公信班子”。

  人大代表的“光环”,为何能成为徐征勇称霸一方的“保护伞”?徐征勇有一种几乎屡试不爽的作恶方式,那就是叫手下马仔出面打人,然后利用经济赔偿及人大代表的特殊身份出面摆平。据起诉书称,“结果致使数起刑事犯罪得不到及时追究”。

  对于本案涉及的村官贿选、涉黑、涉恶犯罪等问题,有关专家指出,《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有明确规定:中国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按照中国章程进行工作,发挥领导核心作用;依据宪法和法律支持和保障村民开展自治活动,直接行使民主权利。因此,解决村官犯罪问题,除了各级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切实履行好相关职责,不断加强监督和查处力度外,还必须重点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强化党在农村的核心领导地位,有效地弥补村民自治制度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一些缺陷。

  就如何解决农村选举过程中存在的贿选现象?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黄祖辉认为,关键在于加强监督。各级政府应切实转变服务职能,积极帮助、引导基层农村群众提高民主意识,强化民主监督,自觉抵制贿选。有关部门对已发现的贿选问题,应一抓到底,及时查处,真正保护好农民群众的民主权益。(记者 朱海兵 通讯员 童三才 陈永柯)

  商讯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