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遭群殴后被推进池塘 次日着女装死在绿化带

2019-03-12 18:23

  一名男子在偷自行车时被发现,几人在对其轮番殴打后,搜走他身上仅有的20元钱,并脱光他的衣服,将其推入池塘中。次日早上,在距离池塘约1公里远的绿化带上,路人发现了一具身着女装的男尸,死者正是这名偷车男子。

  近日,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没有认定5名涉案男子故意致人死亡的情节,但以抢劫罪判决5人有期徒刑2-4年不等,并判决他们共同赔偿死者父母17万余元。

  到底他是被5人殴打致死还是在逃脱之后发生了其他特殊情况而导致死亡?为什么他死亡时会穿着女装?这些谜团让该案显得有些扑朔迷离,而法院在民事和刑事上决然不同的判决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事情发生在2006年10月29日。当晚9时左右,在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临江小区附近,湖南籍男子黄某和女友刚从网吧出来,看到一名男子正在捣弄着他女朋友的自行车。仗着自己年轻气盛,黄某当即就冲上前去,对着偷车男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完以后,他还觉得不解气,于是打电话叫来哥们李某。李来自四川,平常两人经常在一起玩。李某接到电话后,立即赶至现场,两人对着偷车男子又是一阵暴打,还逼着他自扇耳光。

  随后,黄某又打电话叫来刘某、赵某、王某等三人。经过一番商量,众人决定将偷车男子带至僻静处,继续给他一点苦头尝尝。

  一路上,他们也没有放过这名男子。五人抽出皮带,对其轮番进行抽打、并拉着他的头撞向路边的墙和铁窗。

  打完之后,他们搜遍了男子全身,但只找到20元钱,几人拿着钱到附近小店买了一包大红鹰香烟。

  5人押着该男子,来到蛟川街道的一个生态园池塘边。他们逼着男子脱下衣服和鞋子,并将他一把推进池塘中,随后将其衣服也扔了下去。

  没想到,小偷却趁机逃脱了。5人找了一通,也没有发现该男子的踪迹,于是悻悻离开。

  第二天上午8时左右,在镇海区镇骆东路的欧易(英特姆)液压有限公司门前,一名工人来上班时,在绿化带上发现了一具男尸。

  尸体上身反穿米黄色圆领短袖衬衫,下身穿深蓝色棉织运动裤,双脚穿黑色胶底布鞋,身旁有一件灰色女式外套。

  警方调查后得知,死亡的男子叫韦超,广西省柳江县人,1981年出生。其家里有兄弟姐妹7个,其中有一个姐姐韦娟来镇海打工已经有10几年了,在当地一家工厂上班。两年前,韦超前来镇海投靠她姐姐。

  当年年底,警方根据线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他们都是外地来镇海打工人员,其中除了赵某21岁外,其他4人都只有15和16岁,当时尚未成年。

  法医尸检验结果表明:韦超系他人钝性暴力作用头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死亡时间距检验时间约9-11个小时。

  在案发当天,被害人穿的是白色长袖线衣、蓝色牛仔裤、淡青色胶底布面并系有蓝白相间鞋带的休闲鞋。而在其死亡时,却穿着一身女装。

  在庭审时,镇海法院认为,由于韦超被殴打后,逃脱地距死亡地有一定距离;法医鉴定所确定的被害人死亡时间跨度大,而根据现有证据,无法确定韦超死亡的准确时间;韦超死亡时身上衣着与其家属、证人及被告等人描述的其案发当天的衣着不同。因此,不能排除韦超被殴打逃脱后因第三人行为的介入或者其他特殊情况而导致死亡。

  法院判决,被告人等的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缺乏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故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等殴打抢劫致被害人死亡的指控,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而五被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殴打等暴力手段劫取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