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去南宁某整形医院割双眼皮没想到手术后右眼视力为01!

2019-04-15 07:53

  “院长陈某鹏主刀做整形手术”,小韦称看了这一广告信息后,花2.5万余元到南宁市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华美门诊部)做了割双眼皮等整形手术,

  结果之后出现右眼视力为0.1、右耳听力下降等症状。一怒之下,她向华美门诊部索赔100万元。

  “那一次做割双眼皮、开内外眼角,以及取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的整形手术之后,我的噩梦便开始了。”

  18日,小韦拿着一沓治疗资料约见记者,述说她在位于南宁市竹溪大道1-1号华美门诊部做整形手术的经历。

  小韦今年31岁。据其介绍,2017年9月3日11时许,她在华美门诊部做割双眼皮、开内外眼角,以及取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的整形手术,

  前后包括手术费用在内花了2.5万余元。第二天上午8时,小韦醒来发现右眼视力模糊。

  “那天上午,我数次向护士反映右眼看不清楚。护士说是眼膜水肿引起,属于正常现象,放松心态注意休息就好了。”

  小韦从华美门诊部护士那里了解到,给她做手术的医生陈某鹏不上班,“当天晚上7时许,护士让我出院回家,其间没有医生来查看情况。”

  小韦住在埌东村附近。回到家后,她用手掌轮流罩住两只眼睛察看才发现,右眼看东西很模糊,她随即返回门诊部。

  18日,记者来到华美门诊部了解情况。前来接待记者的该门诊部相关负责人张先生表示,小韦以前曾在门诊部做过整形,属于老客户。

  记者从小韦提供的自治区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原始出院记录上看到,小韦的入院诊断结果为:

  “右眼视力下降查因——眼动脉阻塞?双眼双睑成形术后,双侧颞部皮下脂肪填充术后……”

  “医生说的‘眼动脉阻塞?’就是初步判断为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时,手术医生可能失误把脂肪打到眼动脉,造成右眼视力为眼前,有轻微感光。”

  小韦足足住院治疗12天后才出院,转做后期治疗。不久,小韦发现听力下降。由于病情得不到有效好转,

  小韦便相继到外省的两家大医院看眼科专家,但得到的答复是“病情无法好转,继续治疗已经没有意义”。

  此后,小韦还一度出现掉发多、长白发的症状。她之前住院的自治区三级甲等医院的医生说,这些症状怀疑是“眼动脉阻塞?

  ”导致头部神经营养不良、精神过度紧张引起。今年8月27日,小韦到该院检查发现,右眼视力仅为0.1,近视为125度,右眼视野为36%,右耳听力下降……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小韦术后出现视力模糊,单双期期中特提前公开我们也不清楚。”华美门诊部相关负责人张先生说,小韦治疗期间连来回路费等所需费用为3万余元,都是门诊部先行给予垫资。

  “做手术之前,门诊部工作人员介绍称,‘南宁华美整形美容中心院长陈某鹏’将在门诊部主刀做整形手术,机会难得。”小韦告诉记者,她在华美门诊部大厅等处,也看到跟陈某鹏相关的宣传,称“南宁华美整形美容中心院长陈某鹏是中华医学会会员、国际美容协会会员等,

  从事整形美容专业20年,成功做各项整形手术1万余例,零事故发生,被广大求美者称为‘美容圣手’;其擅长眼鼻修复手术、改脸形和面部自体脂肪填充……”

  小韦就是冲着陈某鹏院长亲自主刀做整形手术而来,不料,手术后至今,她都没能见到陈某鹏一面。那么,陈某鹏究竟是否具备行医资质呢?

  采访中,张先生向记者出示了陈某鹏的医师资格证书图片。上面显示,陈某鹏是1972年出生,属于副主任医师。

  然而,记者在张先生提供的材料中,并没有看到“陈某鹏是南宁华美整形美容中心院长”的相关信息。最准三码中特

  “陈某鹏并不是我们门诊部的院长。”张先生说,他们在相关部门注册的是“南宁市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从外省聘请医生陈某鹏过来做手术。

  那么,该门诊部从外省聘请医生来做整形手术,是否要到卫计委部门进行登记备案?张先生回应称“没有必要问那么多……”

  “做整形手术后出现这一系列状况,导致我现在无法回归到以前的正常工作和正常生活,我每天都头痛、头晕,整天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工作。”

  小韦称,在随后的沟通过程中,华美门诊部刚开始答应给她3万元补偿,不久又将补偿金额提到5万元。小韦认为这是该门诊部过错所致。

  今年8月29日,她写了一封“赔偿诉求书”,要求门诊部赔偿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共计100万元。

  小韦说,她之前加了华美门诊部一名跟她交流沟通的工作人员张某付的微信。她向记者展示其与张某付的微信聊天记录上显示:张某付于9月16日21时47分告诉小韦:

  “……我向集团说明了情况,从人道主义等角度申请到了10万。”小韦则回复:“……这钱要得真没意思,要不你们找专家把我眼睛治好吧。”

  “对于那个赔偿10万元的情况,我不了解。”华美门诊部相关负责人张先生指着手机拍摄到的视频和画面说,小韦曾因此到门诊部拉横幅骚扰顾客等,

  做出一些过激行为,影响到门诊部的正常秩序,她始终没有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门诊部进行过沟通。

  对于小韦索赔100万元一事,张先生当天建议走司法途径处理。他表示,“如果医疗鉴定或者法院认定是我们的责任,该赔偿的我们一分都不会少”。